吉林累计4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 2例订正为确诊


更让人吃惊的是,说出这番怪论的托尔也不是“纸上谈兵”的象牙塔专家,据他任职的美国海军研究机构介绍,托尔在从事军事相关研究前,曾在美军三艘军舰服役并担任领导岗位。

托尔鼓吹“群体免疫”的理论依据,不是什么科学研究结果和专业数据,而是纯粹的政治目的:维护美国在南海的霸权。

进入21新世纪,我国还曾多次为普通公民的死亡降半旗志哀。

在报道结尾,谈起“罗斯福”号前任舰长克罗泽尔时,托尔认为“舰长对保护部下有道义责任”,但他坚持认为“备战必须放在第一位,对于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军舰而言,应当时刻保持纪律,即使有官兵生病,也要随时准备作战。”

刊登这则报道的《星条旗报》,是由美国军方创办、有近160年历史的权威军事新闻机构,该报一直以“服务美军官兵”为办报宗旨。

当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吉姆·阿科斯塔问到美国政府对像新冠病毒这样的大流行处于何种防备级别时,特朗普说,虽然他知道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但“大多数人认为它不会(发生),大多数人也不理解它的严重性”。

另外,国务院办公厅在3日上午发布的通知中指出:按照国旗法规定当天应当升国旗的场所、机构和单位均应下半旗志哀。下半旗时,应当先将国旗升至杆顶,然后降至旗顶与杆顶之间的距离为旗杆全长的1/3处;降下时,应当先将国旗升至杆顶,然后再降下。

托尔认为,舰上官兵大多是19-20岁的年轻人,“新冠病毒对年轻人的破坏力很弱,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感染了”托尔表示。

在介绍了“罗斯福”号疫情的基本信息后,这篇报道话锋一转,引述了一位名为简·范·托尔专家的观点:“(‘罗斯福’号疫情)最好的解决方案,是让水兵们集体感染得病、痊愈,随后在整个舰上形成群体免疫。”

《国旗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下列人士逝世,下半旗志哀:(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国务院总理、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三)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四)对世界和平或者人类进步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