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司机感染去世 曾发视频抱怨乘客咳嗽不戴口罩


宁南打火队员牺牲后的第3天,新京报记者重走了他们最后的路线。沿着发黑的山体向上攀爬,能看到整棵烧焦的树干散布在陡崖上。泥土里混着烧过的白灰,大风一刮,尘土飞扬。

在马鞍山村,随处可见防火提示。

吉克说,在撤离时,有队员想去山上牵牛,还有的想回家里收拾贵重物品,其他队员就吼道,“拿什么东西,使劲往下跑,不要回头看。”

2002年4月1日,王伟烈士牺牲一周年祭日,追悼仪式在墓前举行,家属将他生前的遗物放入墓中。

柳树桩岗哨员周玲玲说,这几天,他们每人都要登记起火当日是否上过山,是否在疑似着火点附近烧纸上坟等。在柳树桩附近两三公里之内,也有民警逐户做笔录、调查询问。

火灾之后,山头被烧的发黑。  

但二老心有遗憾:马上到来的清明节,考虑到疫情防控,外加年迈行动不便,他们取消了今年的扫墓行程。

起火点究竟在哪个方向,柳树桩和马鞍山村的村民陷入争议。

岗哨员王建富有个花名册,详细记录上坟人的名字、抵达和离开时间、携带的物品等。“香和纸不允许带进去,打火机和香烟也要由岗哨代管,下山时归还。”

4月2日,在经历了四天三夜、三次复燃后,烧到西昌城区的山火基本被扑灭。村民陆续回家,有人在烧黑的山头插几支香烟,摆上挽联,以示对扑火英雄的悼念。